被扔回月光中

【莱杨】奥丁的春天 by:jofing(大纲完结,已授权)一

莱杨の菜场:

对,这一篇是我很久以前要到的授权,然后发了链接的。只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拿出来充实一下tag并让新人看一下被我家被称为镇圈文的是什么样子。


在此先对柠檬太太表示抱歉,但是我一时之前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


一章一放,敬请期待




五月六日·二十三点五十分




作者有话要说:


说实话我对写银英毫无信心,现在完全是被那十二位竟然还在收藏这文的同学们感动了……你们会看到原来的不见了,因为写得太烂我从背景开始重写了。所以说,这文现在已经不是在续《错局》,而完全是我的新坑——当然一切都属于田中,感谢他。 
总之,如果看到逻辑混乱或语言愚蠢,请别砸得太狠……我就一小白而已…… 




  “如果我给你自由之身的话,你打算做什么呢?”


  说出这句话时两人的谈话已接近尾声,杨戴上了扁帽,打算从沙发上起身,闻言露出轻松的笑容。


  “叩!叩!”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会客室门上传来清脆的叩击声。


  “公爵,总参谋长求见。”里奇斯上校在门外说。 


  莱因哈特皱起眉,因打扰而感到不悦,然而奥贝斯坦低沉干涩的声音已经传来。


  “阁下,海尼森方面发来关于杨元帅的消息。” 


  杨微微吃惊,他与帝国公爵的会面并不是公开的,如果政府有命令应该传到旗舰休伯利安上。何况仗已经打完了,还有什么事找他?


  被称为“干冰之剑”的参谋长进入了会客室,无机质的义眼迅速从杨身上扫过,转向自己的主君,冷硬的双唇间吐出惊人的消息:“自由行星最高评议会宣布以叛国通敌罪名解除杨威利元帅一切职务并予以逮捕。” 


  似乎是过了一瞬,又似乎是过了好久,杨听到自己的声音说:“理由?”


  “阁下在宇宙历797年,帝国历488年摧毁了海尼森的12颗防护卫星,”奥贝斯坦回答,向来淡漠的语气里似乎也含有一丝嘲意,“贵国政府认为这是您同帝国里应外合攻陷海尼森的证据,要求您为战败负责。” 


  这是在讽刺帝国连攻陷海尼森的战果都是对方拱手让来的吗?莱因哈特的第一反应是被侮辱了,然后才觉出荒谬。他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同盟元帅——也许得加上一个‘前’字了,只见对方微蹙着眉,问道:“比克古元帅如何?我的部下有被牵连吗?”


  “自由行星同盟宇宙舰队总司令亚历山大?比克古元帅之前表示愿意一己承担战败责任,已被解职,目前没有他的消息。”参谋长翻动手上的文件,并没有拒绝回答敌将的问题,“同盟第十三舰队准将衔以上将领同样免职追责。”


  一时室内悄然无声,杨的目光深静地投注在不可见的某一点上,另外两人则以不同的心态无声地注视他。 


  后世历史学家为这个自毁长城式的政令提出了多种解释,战败的同盟政府是单纯愚蠢地推卸责任,还是精明地误导不明真相的群众试图重拾民意,或者,用心更为险恶的,是以此向帝国献媚?但不管是哪一种居心,都足以促使身败名裂的特留尼西特政府推出战败军统帅的杨威利作为替罪羊。


  杨在后世的名声,不仅来自于高超的战斗指挥艺术,更来自于作为一个战略家的深远眼光。他躺在自己的宿舍里,仅凭几张报纸和电台的新闻就能预测出即将爆发的帝国内战和同盟政变。可这样的人物,精密的头脑里,居然忽略了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凶险命运的可能,实在是件令人叹息的事情。用他的部属和密友,卡介伦中将的评价来说“熟知过去,把握未来的人物,往往不清楚晚饭时会发生什么”,也许不无道理。但事实上,当时整个杨舰队的人,除了提出时态度也并不认真的先寇布之外,也都没有正视到同盟过河拆桥的可能,至少,都不相信这会发生。 


  “说‘政府一定不会这么做’,大家未必有这么天真。”尤里安?敏兹在回忆宇宙历799年的突变时说,“只是想到了也不想去相信吧。虽然先寇布中将曾经提过,但提督是并不担心的样子,我们似乎很自然就放心了。而且,得到消息后提督很快就传来通讯下达命令,也让人觉得他早就有了应对的计划,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少年实在是高看了自己的养父。杨威利在宇宙历799年5月6日遇到的,确实是一个意料之外且令他措手不及的危局。 


  在没有实现永久和平或出现更可靠的军事人才之前,同盟政府绝不会铲除杨威利。这是杨曾经得出的结论,而且在一般情况下确实是正确的。然而,对权力和荣誉毫无兴趣的年轻元帅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承受了多少人的嫉妒和厌恶。而他和他的追随者,又是当权者眼中多么危险的障碍,以至于非要尽早厘清不可。当那些来自同盟高层各个方面的手一齐推向他的后背时,他才惊觉自己已经被挤到悬崖边上了。


  最糟糕的是自己现在正好在帝国的旗舰上,杨分析着。事到如今,后悔已毫无意义,而且就算再来一次,他恐怕也会照得罪人不误——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那些行为让他沦落到这个境地的。尽管只是两位互相欣赏的统帅之间的普通会面,但在这个他有着叛国嫌疑的关键时刻,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杨心里还有一分侥幸:也许那份命令只是特留尼西特一个人的主意,他若在旗舰还可以理论……不过如果他还在旗舰上,说不定已经被捉住了也不一定。 


  身处帝国方控制还有更糟糕的影响,即他的选择更为有限了。如果在自己的旗舰上,实际掌控一个舰队的兵力,他还有讨价还价的可能。但不用想都知道,帝国方绝对不可能放他回自己的军队中和他们硬碰硬的。


  情况不妙啊……被祖国通缉的名将心里这么想着,站起身来。 


  “阁下,”他平静地对一直在观察他的帝国统\治者说,“能借用您的通讯设备吗?我想联系一下自己的旗舰。”


  莱因哈特跟着起身,含着一丝笑意,做了个优雅的“请”的手势。 


  “当然可以。”



银英同人资源分享

風過迴廊:

https://pan.baidu.com/s/1jfZ07CLs8KhiYL8M4WVtlw 这个链接要是能打开,该页银英.7z这个包就是整个页面的打包,不想分开下载下这一个就行了




https://pan.baidu.com/s/1dyOxBg_w_NhUJq9RDjQq5A 密码: kyz2


*2018.4.9 链接一如果无法打开,这是银英.7z这一整个包


http://t.cn/RvE0z4Q 同人力量银英文库。


http://t.cn/RvE0z4Y 星海尽头。


http://t.cn/RvE0z4H 银英同人包。


http://t.cn/RvE0z4T 星辰大海。




2018.4.9 重新补第一个链接


2018.4.8 第一个链接失效,已经补上




————————2015.2.14——————————


有可爱的作者大大愿意贡献!


已分享的无法改动,删除重发的话链接都会失效,只好单独分享了。


http://pan.baidu.com/s/1o6kLsYA 两篇莱杨。奥丁的春天是


个人最喜欢的作者,晋江账号是lemon drop,指路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482902 ,lofter @北京实在冷 

密度




“有眼屎的靓仔也是靓仔”,应该是六一说的。我好喜欢。


一直到六一绝地反击成为大佬(黑帮头头),剧情是相当紧凑的,或者说是密度很大,我甚至心惊肉跳根本不敢细看,为六一和初三揪心。


黑道大佬和文弱书生的恋爱日常真的有必要写那么多吗?俩人打情骂俏的每句话每个词都有为剧情人物服务吗?不管是精致还是粗犷,是浑然天成的一块吗?最重要的是人物嚼得索然无味。


虽然初三唐僧似的老是念叨,但事实上说话最多心理活动最丰富的还是六一,整个人就忽地垮了。过去只在几段话里潦草带过,在他身上的反映大概也是不够的。


可惜,头重脚轻。


这个度好难把握。



审神者不在的第九十四天

厚可能是最后一个发现大将不在的,虽然他这些天来一直都是近侍。
倒也不是他粗心,做近侍太久大概就是有这点坏处,四支队伍人员的调动都不很清楚,除了出阵,每天除了去第一队部屋,就守在正屋里,等候差遣。
然而那人大部分时候都是亲力亲为的,于是平日只有他坐在这里,但时间并不难捱。
在这里,厚常常会想起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引以为豪的那些主人们的丰功伟绩,而是那些很微小的东西。有时候会是一张十九岁少年侍童淡然微笑的脸,想起那腹腔炙热血液的温度,厚的刀身也发烫起来。
他出神地想着这些,端端正正地坐在屋子正中。这在他几百年的记忆里不过是一抹残影,也谈不上多么惊心动魄,好似一场梦过去。
这静谧的部屋里只他一人,环视一周,摆设虽不多,空荡荡的,浑然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这些残影在窗前的阳光里翻涌起来。这是出阵时也未有过的感觉。
性子各不相同的刀,即便是跳脱如鹤丸,都能在这里坐很久,更别提本就沉稳的厚。
他偶尔出来,也是到第一队部屋里,每次看到的都是熟面孔,也没有疑惑,本来一队的人员变动很少,只有一次是把新人放进来。石切丸大人虽曾为神刀,性子温和的很,常被借去镇场子,通常是见不到的,也几乎没可能看到江雪大人的身影,他大概是不喜这个为备战而设的部屋,但三日月大人毫不在意,常来坐坐,也不看墙上挂着的地图,不管那些带着煞气的传送符,自顾自喝着自己的茶,有时也尝一尝大概是烛台切光忠送来的点心,还贴心地拈起一块,喂给旁边正拿梳子梳理自己的头发的小狐丸大人。一期哥哥翻着案上纸页泛黄的书本,听见动静,就抬起头,有些担忧地微笑着,厚这时就孩子气地黏过去。
大将显然是偏爱一期,出阵总少不了他,内番也不停息,等一期好不容易闲下来,身为短刀主力的厚却被派往战场。厚到本丸的时候,一期哥已经是日战主力,大将编队综合考虑,他与兄长竟然只匆匆照过面,还未像这样安稳的呆在一起过。等厚修行归来,终是有能力和兄长并肩作战,却比其他兄弟黏得更甚。
而这一次到一队部屋来,竟一个人也没有见着,厚晃了晃神,忽然听到后院闹嚷嚷的,就拔腿冲了出去。
那厢却闹得起劲,地上不知何时出了个大泥坑,边上一期哥一手拉住揉眼睛的五虎退,一手抱着身上沾了泥的秋田,还要温和地呵退鲶尾,教他不要和那只沾了泥的鹤一起搞事,乱偷偷地把手里最后一块泥巴扣下来,乖巧地站在哥哥身边。
爷爷坐在廊上,一身内番服,小锄子搁在脚边,平静地捧着茶,偷懒也光明正大的很。在一旁的还有莺丸大人,看着那边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厚走到过去,却听见鹤丸大人叫他,吓了一跳,却望向一期哥。
一期一振早就觉得好气又好笑,若不是还要看住弟弟,早就拔刀了,又见鹤丸不死心要拉上另一个乖巧的弟弟,索性扔下手里两个,作势拔刀。那搞事的鹤何其灵活,还要扮鬼脸,才一踮脚轻飘飘地逃走。
“沾了泥的还像是鹤吗?”三日月宗近在茶杯后喃喃道。厚没有听清,也不去问,看着院里稍有些冷清,就问了一句:“大将又把大家都派出去了?”
爷爷看了他一眼,笑吟吟道:“哈哈,作为近侍的你也不知道啊。”



ps:
本来是想起来,到今天为止,开学已经九十四天了,而我这段时间一直想着登上游戏,但宿舍网太差劲了…于是为了纪念一下,就写了点东西,然后想着或许可以做个系列,结果…刚写完,就随手试了一下,就登上去了!而且我没记错,近侍就是厚ಥ_ಥ抱住我的小可怜呜呜呜

小总结,我还是偏爱作为感情被动者时miki的声音

也许是风声把人带进慈英与臣的世界。

听见广播远远传来,近旁是慈英梦中的回忆和有些烦躁的哼声。

场景逐渐清晰起来,慈英在镇上遭遇了种种事情,然后……

“就是这家伙吗?”(原谅我不会打日语ಥ_ಥ)

语速较快的臣,出场风风火火,让人窥见其容易冲动有些孩子气的性格,正好与迟钝慵懒天然呆的天才画家慈英相反,倒是蛮有意思的开头。

慈英的独白字字句句真真是从心灵深处传出来的,miki的声音,咬字,语速,尾音,我爱的不得了。

卡米亚的旁白似乎太清爽,或许本就不是人物独白,也添几分隔离感,一下子都往远去了。

毕竟是听慈英臣才真正意识到miki的好来着,后来听了后面几部,总嫌慈英说话太少……说来我自己也想笑,慈英本来就不是话唠啊,不满足的是很少有慈英的独白了,大概也是剧情需要,所以才以臣的视角吧。

是我太挑剔了,相比较而言还是更喜欢那些miki讲述整个故事或者占很重戏份的drama,如果是在感情上是被动的就更好了!在听慈英臣之前,我听的抓大多是受的角度讲述故事的,当然我没有做过调查看法也不科学的啦_(:_」∠)_总之慈英臣开头是慈英的视角,慈英的独白,慈英被臣上了(*/ω\*)这真的很赞呀,很惊艳的说。

N大附属病院1大概也是理想抓,井上papa的青木简直隐形了似的,却又让人很安心,菊地在第二部里遇见卡米亚的须藤雅彦时被识破的自卑还没有太展露出形迹,笑得像个天使,只是听声音我就感受到满满的阳光啊!嗯,并没有出戏到哈哈君哦,完全没有哦!(´・_・`)

还有和野岛GG的ラブミースルーザナイト,双向暗恋,两个人的独白交叉着,节奏算是张弛有度,miki的声线似乎也是一贯的温和呢。

感情上的被动者,嗯……窃以为很典型的就是那个和广树合作的抓啦,miki的吉村在drama里说过的话也是很好的例证。两个人的独白,都十分可爱。miki的吸气真是绝了!

还有故事中的故事,座布団2里miki把人带回那个像梦一样的夏天,在这一系列的作品里,初助可真是极其鲜艳的存在。这部是最近才听的,结束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初助的灵魂还没有消去,风铃还在悠悠地响,他只是化作凉风了。我趴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心里真的堵得难受。

再回头看最最最符合我期待的抓,似乎应该是玫瑰人生啊??!虽然是让人震撼的老物,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尺度不是?而且miki的一真…… 刚刚写到这里又听了一遍……时间不早了,诶,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嗯,miki的受里似乎是没有那种甜腻的受的,完全是我理想中的受型哪!

不管在感情地位上是被动还是主动,miki的演绎都很棒的,和光光的抓,和小鸟的抓等等,不少经典的呢。

(˶‾᷄ ⁻̫ ‾᷅˵) 写不成正经碟评啊,我太喜欢慈英臣1的disk1,外放没顾虑,循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遍……

Ps:听miki的声音什么的,我大概是因为ふしぎ工房症候群爱上miki的吧,情节己经快背下来了,虽然不懂日语o(`ω´ )o。





草稿……不会上色(╥﹏╥)


上周日去听张怡微的讲座,穿的就是差不多这样一身。之后去商场逛,只买了一支小雏菊,确是懊恼极了,心道不如在讲座开始前买花,倒可以送给她。公交车回到学校时已经八点多了,心里还空落落的,想写些什么,却无法动笔……只有画些什么了…

去年九月份的图,喜欢这样的孩子~

去年九月的图,刚刚剪了短发,现在长长了呢~

老照片新画(1)

【小感慨】

@螺旋 
我是在一个昏昏欲睡的课间看到您的回复的,心尖上仿佛开了花。
凌晨时我只是想试一试,看看有多少关于miki的文章,没想到搜到那么多,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我想我第一次听到miki的声音应该是看《银魂》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会知道在五年后我会变成一个miki厨。毕竟《银魂》里的声优都很棒,我个个都爱,但哈哈君出场也太少。
那时我还没有太关注声优,耳朵其实是很迟钝的。第一次凭印象听出来的声优是柿原彻也,柿子。还是初中看妖尾看的太多了,纳兹的声音已和形象一起刻在心里了。我激动地和弟弟说,这是纳兹啊!我当时连声优也不知道的。那个动漫《Dogdays》,当年看来是很有意思的,更巧的是,男主是mamo配的。
一个视频里mamo的一句话我彻底掉进了声优坑。在那之前我只是看番,偶尔看看声优,但没有起过记忆的念头,可mamo的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天真又诱惑,少年音清冽可人。我并未立即去搜他的信息。我过了一段时间才这么做的,去了解这个人的经历,浏览他在那些番里有出演。
某个意义上来说,我是太博爱了。我喜欢他们的声音,承载着记忆的,令人怀念的,还有让人惊叹的新秀。每个人都那么特别,虽然我很难说出他们的名字。一些声优的名气可能不大,可是去了解,去读粉丝的心声,我也会很受感动。当然这和声优本身也有很大关系。
“mamo崇敬的前辈是miki桑”,这个我是听说过的。在粉上miki之前我对他并不是一无所知。但很多事情总要有个契机。即便当时很小,仍能像蝴蝶效应,在之后的时光里掀起巨浪。
今年夏天几乎是个腻在bl抓里的夏天,我第一次听广播剧,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新鲜感褪去之后,我其实是有些厌倦的。我是拣眼熟的先听,总觉得只是一般,而且故事情节逻辑人物性格什么的,很是挑剔。
(附:当时正重温《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对石田彰先生爱得不得了。之前的记忆还在欢脱呆萌的假发呢,可菊比古真是吓了我一跳。我第一遍没能细听,第二遍是认真听了菊比古的落语,很迷他的声音。还有《心》,mamo,速水奖,石田彰,三个人的声音都很赞。)
慈英打动了我。
这抓我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完了,但第一部我听了很多遍。火车行进的声音,风声,梦,还有miki懒懒的语调。我实在太喜欢这样的开头了。当时已经很熟悉卡米亚,他火得太厉害。我记下了三木真一郎这个名字。
令我难过的是,冬之蝉、钢炼fa、头文字D、死神、高达00、薄樱鬼、遥远时空中、八犬传、伪物语等等这些他出场比较多的番我一个也没看过。只有银魂。只好去补番,完成miki旧番补全计划,这是后话了。
彻底沦陷大概是看了B站上的三木真一郎生贺,是他的角色剪辑,嘉神直人和洛克昂各自的话把我的心揪了起来。看到您那个很戳心的视频时我也很激动,简直要炸掉了。
贴吧里尽是几年之前的帖子,我看着那些字眼百感交集。都是些可爱的人呢。木音木轩我也去搜过,遗憾好久。
入刀男坑之后,一整个夏天都在想,miki要是来了多好。结果十月份就来了,我的生日就在活动期间。我开到他的时候,就想这是最棒的生日礼物了。
写的太多了,总之,好高兴啊。还有好多话想说但我还是停下来吧,太啰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