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扔回月光中

审神者不在的第九十四天

厚可能是最后一个发现大将不在的,虽然他这些天来一直都是近侍。
倒也不是他粗心,做近侍太久大概就是有这点坏处,四支队伍人员的调动都不很清楚,除了出阵,每天除了去第一队部屋,就守在正屋里,等候差遣。
然而那人大部分时候都是亲力亲为的,于是平日只有他坐在这里,但时间并不难捱。
在这里,厚常常会想起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引以为豪的那些主人们的丰功伟绩,而是那些很微小的东西。有时候会是一张十九岁少年侍童淡然微笑的脸,想起那腹腔炙热血液的温度,厚的刀身也发烫起来。
他出神地想着这些,端端正正地坐在屋子正中。这在他几百年的记忆里不过是一抹残影,也谈不上多么惊心动魄,好似一场梦过去。
这静谧的部屋里只他一人,环视一周,摆设虽不多,空荡荡的,浑然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这些残影在窗前的阳光里翻涌起来。这是出阵时也未有过的感觉。
性子各不相同的刀,即便是跳脱如鹤丸,都能在这里坐很久,更别提本就沉稳的厚。
他偶尔出来,也是到第一队部屋里,每次看到的都是熟面孔,也没有疑惑,本来一队的人员变动很少,只有一次是把新人放进来。石切丸大人虽曾为神刀,性子温和的很,常被借去镇场子,通常是见不到的,也几乎没可能看到江雪大人的身影,他大概是不喜这个为备战而设的部屋,但三日月大人毫不在意,常来坐坐,也不看墙上挂着的地图,不管那些带着煞气的传送符,自顾自喝着自己的茶,有时也尝一尝大概是烛台切光忠送来的点心,还贴心地拈起一块,喂给旁边正拿梳子梳理自己的头发的小狐丸大人。一期哥哥翻着案上纸页泛黄的书本,听见动静,就抬起头,有些担忧地微笑着,厚这时就孩子气地黏过去。
大将显然是偏爱一期,出阵总少不了他,内番也不停息,等一期好不容易闲下来,身为短刀主力的厚却被派往战场。厚到本丸的时候,一期哥已经是日战主力,大将编队综合考虑,他与兄长竟然只匆匆照过面,还未像这样安稳的呆在一起过。等厚修行归来,终是有能力和兄长并肩作战,却比其他兄弟黏得更甚。
而这一次到一队部屋来,竟一个人也没有见着,厚晃了晃神,忽然听到后院闹嚷嚷的,就拔腿冲了出去。
那厢却闹得起劲,地上不知何时出了个大泥坑,边上一期哥一手拉住揉眼睛的五虎退,一手抱着身上沾了泥的秋田,还要温和地呵退鲶尾,教他不要和那只沾了泥的鹤一起搞事,乱偷偷地把手里最后一块泥巴扣下来,乖巧地站在哥哥身边。
爷爷坐在廊上,一身内番服,小锄子搁在脚边,平静地捧着茶,偷懒也光明正大的很。在一旁的还有莺丸大人,看着那边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厚走到过去,却听见鹤丸大人叫他,吓了一跳,却望向一期哥。
一期一振早就觉得好气又好笑,若不是还要看住弟弟,早就拔刀了,又见鹤丸不死心要拉上另一个乖巧的弟弟,索性扔下手里两个,作势拔刀。那搞事的鹤何其灵活,还要扮鬼脸,才一踮脚轻飘飘地逃走。
“沾了泥的还像是鹤吗?”三日月宗近在茶杯后喃喃道。厚没有听清,也不去问,看着院里稍有些冷清,就问了一句:“大将又把大家都派出去了?”
爷爷看了他一眼,笑吟吟道:“哈哈,作为近侍的你也不知道啊。”



ps:
本来是想起来,到今天为止,开学已经九十四天了,而我这段时间一直想着登上游戏,但宿舍网太差劲了…于是为了纪念一下,就写了点东西,然后想着或许可以做个系列,结果…刚写完,就随手试了一下,就登上去了!而且我没记错,近侍就是厚ಥ_ಥ抱住我的小可怜呜呜呜

小总结,我还是偏爱作为感情被动者时miki的声音

也许是风声把人带进慈英与臣的世界。

听见广播远远传来,近旁是慈英梦中的回忆和有些烦躁的哼声。

场景逐渐清晰起来,慈英在镇上遭遇了种种事情,然后……

“就是这家伙吗?”(原谅我不会打日语ಥ_ಥ)

语速较快的臣,出场风风火火,让人窥见其容易冲动有些孩子气的性格,正好与迟钝慵懒天然呆的天才画家慈英相反,倒是蛮有意思的开头。

慈英的独白字字句句真真是从心灵深处传出来的,miki的声音,咬字,语速,尾音,我爱的不得了。

卡米亚的旁白似乎太清爽,或许本就不是人物独白,也添几分隔离感,一下子都往远去了。

毕竟是听慈英臣才真正意识到miki的好来着,后来听了后面几部,总嫌慈英说话太少……说来我自己也想笑,慈英本来就不是话唠啊,不满足的是很少有慈英的独白了,大概也是剧情需要,所以才以臣的视角吧。

是我太挑剔了,相比较而言还是更喜欢那些miki讲述整个故事或者占很重戏份的drama,如果是在感情上是被动的就更好了!在听慈英臣之前,我听的抓大多是受的角度讲述故事的,当然我没有做过调查看法也不科学的啦_(:_」∠)_总之慈英臣开头是慈英的视角,慈英的独白,慈英被臣上了(*/ω\*)这真的很赞呀,很惊艳的说。

N大附属病院1大概也是理想抓,井上papa的青木简直隐形了似的,却又让人很安心,菊地在第二部里遇见卡米亚的须藤雅彦时被识破的自卑还没有太展露出形迹,笑得像个天使,只是听声音我就感受到满满的阳光啊!嗯,并没有出戏到哈哈君哦,完全没有哦!(´・_・`)

还有和野岛GG的ラブミースルーザナイト,双向暗恋,两个人的独白交叉着,节奏算是张弛有度,miki的声线似乎也是一贯的温和呢。

感情上的被动者,嗯……窃以为很典型的就是那个和广树合作的抓啦,miki的吉村在drama里说过的话也是很好的例证。两个人的独白,都十分可爱。miki的吸气真是绝了!

还有故事中的故事,座布団2里miki把人带回那个像梦一样的夏天,在这一系列的作品里,初助可真是极其鲜艳的存在。这部是最近才听的,结束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初助的灵魂还没有消去,风铃还在悠悠地响,他只是化作凉风了。我趴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心里真的堵得难受。

再回头看最最最符合我期待的抓,似乎应该是玫瑰人生啊??!虽然是让人震撼的老物,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尺度不是?而且miki的一真…… 刚刚写到这里又听了一遍……时间不早了,诶,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嗯,miki的受里似乎是没有那种甜腻的受的,完全是我理想中的受型哪!

不管在感情地位上是被动还是主动,miki的演绎都很棒的,和光光的抓,和小鸟的抓等等,不少经典的呢。

(˶‾᷄ ⁻̫ ‾᷅˵) 写不成正经碟评啊,我太喜欢慈英臣1的disk1,外放没顾虑,循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遍……

Ps:听miki的声音什么的,我大概是因为ふしぎ工房症候群爱上miki的吧,情节己经快背下来了,虽然不懂日语o(`ω´ )o。





草稿……不会上色(╥﹏╥)


上周日去听张怡微的讲座,穿的就是差不多这样一身。之后去商场逛,只买了一支小雏菊,确是懊恼极了,心道不如在讲座开始前买花,倒可以送给她。公交车回到学校时已经八点多了,心里还空落落的,想写些什么,却无法动笔……只有画些什么了…

去年九月份的图,喜欢这样的孩子~

去年九月的图,刚刚剪了短发,现在长长了呢~

老照片新画(1)

【小感慨】

@螺旋 
我是在一个昏昏欲睡的课间看到您的回复的,心尖上仿佛开了花。
凌晨时我只是想试一试,看看有多少关于miki的文章,没想到搜到那么多,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我想我第一次听到miki的声音应该是看《银魂》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会知道在五年后我会变成一个miki厨。毕竟《银魂》里的声优都很棒,我个个都爱,但哈哈君出场也太少。
那时我还没有太关注声优,耳朵其实是很迟钝的。第一次凭印象听出来的声优是柿原彻也,柿子。还是初中看妖尾看的太多了,纳兹的声音已和形象一起刻在心里了。我激动地和弟弟说,这是纳兹啊!我当时连声优也不知道的。那个动漫《Dogdays》,当年看来是很有意思的,更巧的是,男主是mamo配的。
一个视频里mamo的一句话我彻底掉进了声优坑。在那之前我只是看番,偶尔看看声优,但没有起过记忆的念头,可mamo的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天真又诱惑,少年音清冽可人。我并未立即去搜他的信息。我过了一段时间才这么做的,去了解这个人的经历,浏览他在那些番里有出演。
某个意义上来说,我是太博爱了。我喜欢他们的声音,承载着记忆的,令人怀念的,还有让人惊叹的新秀。每个人都那么特别,虽然我很难说出他们的名字。一些声优的名气可能不大,可是去了解,去读粉丝的心声,我也会很受感动。当然这和声优本身也有很大关系。
“mamo崇敬的前辈是miki桑”,这个我是听说过的。在粉上miki之前我对他并不是一无所知。但很多事情总要有个契机。即便当时很小,仍能像蝴蝶效应,在之后的时光里掀起巨浪。
今年夏天几乎是个腻在bl抓里的夏天,我第一次听广播剧,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新鲜感褪去之后,我其实是有些厌倦的。我是拣眼熟的先听,总觉得只是一般,而且故事情节逻辑人物性格什么的,很是挑剔。
(附:当时正重温《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对石田彰先生爱得不得了。之前的记忆还在欢脱呆萌的假发呢,可菊比古真是吓了我一跳。我第一遍没能细听,第二遍是认真听了菊比古的落语,很迷他的声音。还有《心》,mamo,速水奖,石田彰,三个人的声音都很赞。)
慈英打动了我。
这抓我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完了,但第一部我听了很多遍。火车行进的声音,风声,梦,还有miki懒懒的语调。我实在太喜欢这样的开头了。当时已经很熟悉卡米亚,他火得太厉害。我记下了三木真一郎这个名字。
令我难过的是,冬之蝉、钢炼fa、头文字D、死神、高达00、薄樱鬼、遥远时空中、八犬传、伪物语等等这些他出场比较多的番我一个也没看过。只有银魂。只好去补番,完成miki旧番补全计划,这是后话了。
彻底沦陷大概是看了B站上的三木真一郎生贺,是他的角色剪辑,嘉神直人和洛克昂各自的话把我的心揪了起来。看到您那个很戳心的视频时我也很激动,简直要炸掉了。
贴吧里尽是几年之前的帖子,我看着那些字眼百感交集。都是些可爱的人呢。木音木轩我也去搜过,遗憾好久。
入刀男坑之后,一整个夏天都在想,miki要是来了多好。结果十月份就来了,我的生日就在活动期间。我开到他的时候,就想这是最棒的生日礼物了。
写的太多了,总之,好高兴啊。还有好多话想说但我还是停下来吧,太啰嗦了(///▽///)

诶……

刚刚发现自己集齐了三条大佬……我只是个萌新啊,看看那空空的刀帐……哎……